您所在的位置:东南网 > 南平频道> 福建日报看南平 > 正文

团团

2017-12-19 08:20:12  来源:福建日报  责任编辑:王俊杰   我来说两句
分享到:

每年到了冬至这天,我们南平民间有吃团团的习俗,那煮好的团团一个个又白又圆又晶莹,模样跟乒乓球似的;而在别的地方,像这样的团团叫汤圆,或者叫元宵,通常是在元宵节吃的。但在我们“山围八面绿”的延平,元宵节又习惯吃薄饼,所谓薄饼,其实就是很多地方在立春这天吃的春卷。

团团是用糯米做的。在团团没被装进塑料袋、并且成为商品的年代里,我们冬至这天吃的团团,家家户户多半还是用石磨来磨糯米的。当然,也有一些人家不差钱,觉得用石磨磨糯米费时费力,便会把浸泡好的糯米,花点加工费,拿到街上有电磨的店去磨。

小时候,家有个大石磨,光磨顶就有脸盆那么大。每年快到冬至的时候,平日忙着上班的母亲,会抽空拿水、拿刷子把多时没用的石磨清洗干净,顺手还会清除石磨周围不要的杂物,那情形跟喜迎圣灵似的。打扫干净后,要是有邻居来我家借用石磨磨糯米,母亲会很高兴。

我家做团团的糯米是由我姐我哥来磨的,因为我小,只能拿着调羹往磨眼里添加浸泡好的糯米。糯米经过磨顶旋转碾压,白色的米浆便一点一点地从磨顶与磨盘间隙里挤出,然后沿着环形磨槽,缓缓地流进绑在磨舌上的米袋里。等到全部糯米磨完后,我姐我哥会用细绳把米袋口绑紧,放在冲洗干净的磨盘上,压上磨顶,这样便能把米浆里的水快速挤压出来。一般半天时间,米浆里的水就会挤干,米袋里剩下就是雪白的团团粉,用手掰下一块,便可揉搓成圆圆的团团了。

家里每年都会煮一甜一咸的“团团”吃。甜的“团团”,是用开水煮熟后,用筷子夹着,蘸着掺有白糖的黄豆粉吃。因而到冬至前一两天,家里还要炒黄豆。炒黄豆的时候,黄豆的焦香味会飘荡得屋里屋外,我自然会乘着黄豆被磨成粉之前,不时地吃着既香又脆的炒黄豆。这时母亲总会叫我少吃点,说吃多了会上火,但我挡不住炒黄豆焦香味的诱惑,还是会偷偷地抓一把吃。之后母亲给我泡杯盐开水让我喝下,说可降降火气。通常家里会在冬至节前一天晚上煮咸味的团团吃。我最喜欢吃母亲做的带肉馅的团团,那味道极好,一点都不输鲜美的福州鱼丸。只是那时猪肉凭票供应,不是每年到冬至这天就能买到做团团馅所要的猪肉,所以多数冬至节煮咸团团是用老三样做配料:大白菜、芹菜和大蒜,但在煮好之际,母亲会把横切成一片片圆形的胡萝卜片,放入锅里进行点缀,以图吉祥,自然也有“一点丹红雪里开”之美。

年年冬至这天吃团团,母亲会说小孩几岁吃几个。那时平日没什么东西吃,所以看到冬至这天有团团吃,如同天赐饱餐良机,全然不听母亲的提醒,敞开肚皮吃个尽饱,没想到团团是糯米做的,多吃不易消化,害得一整天腹胀难受。

冬至大如年。到了冬至这天,我们这里的确能听到有人放鞭炮的声音,但响声零星,不像过年那样家家户户都放鞭炮,铺天盖地地响,也没像过年那样,人人穿新衣戴新帽的;但大人还是会说,过了冬至,人就大一岁。小时不知就理,后来想想这话也有一定道理,因为过了冬至,离新年不到十天,多少都能算是提前迎接新年,而且是“团团”圆圆迎新年啊。(刘必楠)

打印 | 收藏 | 发给好友 【字号
心情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