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南网首页 新闻中心 滚动网报 直通屏山 领导留言板 新闻发布会 西岸时评 东南空间 福建微博 福建第一社区 东南网事 国内 国际 娱乐 体育 视频 图片

您所在的位置:东南网 > 南平民生 > 正文

浦城“最美丈夫”叶成辉:与植物人妻子十年不离不弃

2014-10-13 07:42:29  来源:闽北日报  责任编辑:邓忠卫   我来说两句
分享到:

“中国人寿杯·最美家庭在身边”征文选登

□雷 影

放弃,很容易,只要他有一丝的犹豫,早已被医生下了“死亡令”的妻子,生命脆弱得随时可以消逝;坚持,太难,70多万元的治病花费和照顾全瘫的妻子,双重压力让他透不过气来。然而,近十年的岁月里,这位情深义重的农村汉子从未放慢救治妻子的脚步,无论花多少钱,只要能让妻子活着!在他心中,妻子永远是他手心里的宝;这就是叶成辉,一位真情守护植物人妻子近十年的最美丈夫。

走进浦城县石陂镇赤岭桥亭村叶成辉家的卧室,首先进入视线的是两张床,一张是特制的病人床,他已成植物人近十年的妻子汪礼秀静静地躺着;一张是叶成辉的,每天忙完活,晚上他就睡在这张床上,就像睡在妻子的身边,这样陪伴着她。

汪礼秀躺在这张床上,因为全身瘫痪,她不会动、也不会说话,几近植物状态。快十年了,叶成辉除了晚上照顾妻子外,白天只要忙完外面的活回到家的时候,他便自己给妻子喂饭、按摩、换屎尿布。

他的坚持,把妻子从死神手里抢回来

回忆总是让人揪心。那是2004年9月,正是浦城木樨花开的时节,汪礼秀上山打桂花,却突发高血压引起脑溢血,出血量达到120毫升。情况非常危急,送到医院时,医生说,不要浪费钱了,就算动了开颅手术也可能是植物人。“不,医生,手术一定要做,我不管花多少钱,只要能保住命就行。”面对医生对妻子下的“死亡令”,叶成辉没有丝毫的犹豫。那一刻,他没有想到,对他这个农村家庭来说,拿出这笔钱有多么艰难;他也没有想到,术后的妻子万一成为植物人的话,那会是多大的拖累;那一刻,他只想救回妻子!

手术后的妻子一直昏迷不醒,一个多月后,老叶把妻子从县医院转到南平市第二医院,住院一个多月后,妻子终于死里逃生。但是汪礼秀已是全身瘫痪,出现了肢体语言障碍,唯一和老叶交流的方式就是眨眼和闭眼。

妻子的生命是如此的脆弱,哪怕老叶有一丝丝的动摇,她都会随时离去。2010年9月,妻子得了肺炎住进南平市第二医院ICU病房,因为前两天不能探视,老叶只能等到第三天才见到妻子,“当时,她闭着双眼,但一听到我声音,眼泪就流出来了。”就是这样,因为有人牵挂着,妻子才坚强地存活;因为有人依恋着,丈夫就不会放弃。

近十年的时间里,妻子多次住院,老叶共花费了70多万元,一次次地让妻子逃离了死亡线。

他的温情,把妻子的生命再延续了十年

老叶告诉说,他看到过电视上的植物人都能复苏,而妻子才50来岁,所以,从一开始,他一直觉得只要细心照顾,妻子就能恢复健康。

那时,老叶家的大儿子叶瑞烽在上大学,小儿子叶瑞雍在外地经商刚起步,为妻子治病已花去了家中大部分积蓄,但考虑到全瘫的病人极易患褥疮等疾病而自己又没有护理经验,他还是特地从浙江请来有经验的专职保姆护理妻子。他给妻子一天安排六餐,水果、豆浆、饭菜糊、牛奶搭配着吃。针灸、按摩、中药,只要能试的他都尝试。

老叶是个成天外面跑惯了的人,但为了照顾妻子,整整三年,他没有出过一趟远门,甚至连亲戚朋友间的串门都没有了。“父亲就像变了一个人,只要有时间,就坐在母亲的床前守着。”大儿子瑞烽告诉说。

快十年了,保姆的工资由最初的每月500元钱加到了每月的近2000元。妻子治病吃药要花钱、请保姆看护需要钱,老叶拼命地赚钱,白天要打理家中100多亩的果山和100多亩的苗圃,晚上要照看妻子,一天的睡眠时间只有4个来小时。“因为经济紧张,父亲买点蛋鱼肉全省着留给母亲吃,自己只吃点青菜。”瑞烽暑假回来时看到了,非常心痛。“有一次我回家,刚好看到父亲用手帮母亲抠大便,我的眼泪就忍不住地掉了下来。”小儿子叶瑞雍说。

细心的照料没有让妻子的身体好转,而双重的压力却让老叶显得异常苍老。终于,一天,瑞烽兄弟俩抱着老叶哭着说:“爸,放弃吧。”不是不孝,而是无奈,因为他们觉得父亲实在太难,母亲已经躺下了,他们不想父亲再累垮。妻子的兄弟姐妹们也劝他说,放弃吧,你放弃了我们也不会怪你。当回想起这些时,父子三人早已泪流满面。

而今的老叶渐渐走出人生的最低谷,他接受了现实,他说: “如果我的妻子能活100岁,我只要比她多活1天,让我照顾到她走为止。”这也许是只上到小学二年级的他今生对妻子说过的最浪漫的一句话了。

他的心里, 妻子永远是家中宝

有人说,老叶,你真傻,就算是10万元再娶一个,70多万元花费也可娶上7个年轻的妻子了,何苦呢? 是啊,从小穷过来的老叶知道70多万元对一个农村家庭的意义,然而,三十多年夫妻间的相濡以沫远比钱更重要。

老叶告诉说,那时家里兄弟多,很穷,但妻子第一次见面就相中了他。妻子很内向,话语不多,他属马,家里呆不住,成天在外跑,那时村里要收三经还有公粮,当村主干的他一心忙公事,而妻子里外是把好手,甚至连砍柴挑水的事都包了,妻子让他过着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生活。

而今,在老叶的一手操办下,两个儿子都已成家立业了,大儿子瑞烽大学毕业后在武汉一所教师进修学院任教,小儿子瑞雍也生意做得不错,家里买了车子,新添了孙女。只是这些,汪礼秀都不知道了,她只是静静地躺着,就连出生不久的孙女抱在她眼前也没有一点儿反应,或许她正在慢慢失去知觉,甚至有一天不会知道这位天天陪伴着她的是自己的丈夫,但在老叶的心里,妻子就是他家的宝,“只要她还在,我的儿子就有母亲,孙女就有奶奶,我们一家人就是团团圆圆的。”是啊,只有不离不弃才有家的团团圆圆。

相关阅读:

打印 | 收藏 | 发给好友 【字号
心情版
更多>>今日热词
更多>>南平要闻
更多>>南平民生
更多>>国际国内热点
更多>>娱 乐
  • 点击排行
  • 三天
  • 一周
  • 一月